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连载专栏 已耕岁月 查看内容

连载(22)长篇励志纪实文学《已耕岁月》:生死锤炼|周以耕

2019-1-25 13:47| 热度:6453 ℃ |作者:周以耕|来源:宝应生活网|我要投稿

1971年,宝应县成立工业局,撤消工业管理站。下半年,为整合工业资源,将射阳公社化工厂升格为县属企业。工业局从地理位置、行业类别、管理力量全盘考虑,组建以塑料厂为主体的管理班子全面接管射阳化工厂。冠名宝应县化工厂,原宝应县塑 ...

长篇励志纪实文学《已耕岁月》连载(二十二)

第二章 年轻时的磨砺

第二十一节 生死锤炼

  1971年,宝应县成立工业局,撤消工业管理站。下半年,为整合工业资源,将射阳公社化工厂升格为县属企业。工业局从地理位置、行业类别、管理力量全盘考虑,组建以塑料厂为主体的管理班子全面接管射阳化工厂。冠名宝应县化工厂,原宝应县塑料厂降格为化工厂塑料车间。
  1972年2月23日,我们第一批十八人被抽调到射阳充实化工厂生产力量。正值新产品间苯二胺设备安装冲刺阶段,我被分配到锻工间给俞江顺夫妇打下手,他们原是天平街道的铁匠铺,不久前被化工厂收并。我称他们俞师傅、俞师娘。他们的两儿两女比我年龄小,热情地叫我大哥。
  开饭的时候,我要去食堂打饭。俞师傅拦住我:“就在我家吃吧,食堂卖的菜清汤寡水的,没油水!”俞师娘见我犹豫,接着补充道:“饭都给你带了,以后不要再去吃食堂,在我家吃好吃孬不嫌弃就行!”
  俞师傅夫妇真情相邀,我过意不去,便说:“要么算在你家代伙,我把钱把粮。”俞师傅说:“你这个伢子,我一大家子还怕多你一双筷子,快坐下吃饭!”俞师傅称我“伢子”心头一股热流涌动,“大哥!快坐呀!”他家儿女在催我,四岁的小儿子拽着我的衣服要我坐在小板凳上,他们都把我当成一家人了,我还能推辞吗?便脱了脏兮兮的工作服,用肥皂洗了手,俞师傅家的饭桌由六口人变成七口人。
  自从在他家入伙,俞师娘隔三差五地买来小鱼、猪肉、豆腐等可口的菜肴调剂伙食。室外春寒料峭,俞师傅家却是暖意融融。
  锻工间是原始的铁匠铺。在烟熏火燎的简易车间,我前倾后仰地拉着风箱,俞师傅左手握住夹着锻件的铁钳,右手挥着手锤引领着俞师娘抡起的大锤砸着铁墩上的锻件,通红的锻件被砸得火花飞溅,黑黜黜的屋内火树银花,星火灿烂,照得人满脸红光。

  时间一长,我不满足拉风箱没技术不费力的轻松活,提出与俞师娘调换抡大锤。俞师傅不同意,说我个子小,怕弄伤我的身体。我执意要抡大锤,俞师傅拗不过我,勉强说:“先试试,叫师娘勤换换。”
  于是,十八磅大锤在我手中抡起。抡大锤不但是个力气活,也是个技术活。起先抡起的大锤不听指挥,落锤位置不准,落锤轻重不一,无法达到砸制锻件要求,甚至砸成了废品,自己心急如焚。俞师傅知道我急躁,“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功夫到了,大锤自然会乖乖听你的话”。
  俞师傅耐着性子给我调教,经过反复锤炼,我能熟练掌控大锤了。经我飞舞的大锤轮番锤炼,一件件铁件被锻造成为形状各异的合格成品,这是汗水付出的劳动成果,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高兴。幸福靠奋斗创造,身体靠锻炼强壮,两只膀子肌肉瘤逐渐鼓起,二头肌,三角肌,肩肌也逐渐丰满。

  求艺的渴望又驱使我不满足于抡大锤了,提出跟俞师傅学习掌上锤。俞师傅说:“你是来突击帮忙的,工程安装结束你就走了,学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抢我的饭碗啦?”
  我说:“哪敢抢师傅的饭碗!我是为自己预备一个饭碗。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有一门技术我一辈子吃饭不用愁,今后的日子有奔头。”
  俞师傅认为我的话有道理,看出我是真心想学习。没有拜师形式,师徒关系烙在心中。俞师傅便从基础开始手把手地教我,一边教我掌锤的技巧,一边传授如何识钢、如何丫钢、如何淬火、如何用火等锻工专业知识。工程安装结束,俞师傅说我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铁匠大师傅了,可以满师了!
  厂里最脏最苦最累的活要数打铁了,当初谁都不愿意干,别人挑肥拣瘦后,唯独轮到我热衷喜爱干得欢,众人纳闷不解?他们哪里知道过去拜师学艺要花钱,还要吃上三年“萝卜干饭”,我是拿着工资学技术哪有不珍惜的道理。负重学艺,这期间我患过疝气、腿部静脉曲张,瞒着俞师傅夫妇去射阳医院治疗。若是让他们知道肯定会歉疚自责,我的手艺也学不成。
  短短的几个月,我们师徒结下了深厚情谊。我感受到多年缺失的父爱温暖,感受到工匠师傅朴实无华的崇高品质,感受到师徒之间唇齿相依的真挚情怀。
  在我们分别后的几十年间,常听别人跟我说起俞师傅在背后逢人便夸我聪明、能干、肯吃苦、爱学习,以遇到我这个徒弟为一生荣幸等褒奖之词,以我为榜样来教育后来的徒弟,教育他的子女,教育他的身边人。
  离开锻工车间,我被分配到树脂车间。生产中使用的氯甲醚、胺类等原料,具有毒性大,刺激性强,腐蚀性强的特点。投料时两个人搬起料坛往反应锅里倒,锅口黄烟腾起,毒气迅速弥漫车间,蓝色工作服瞬间被腐蚀成紫红色已经不结实了。防毒面具无法抵挡氯甲醚毒气对人体的侵害,虽然是五分钟轮换作业,我们还是被毒气刺激得两眼汩汩流泪,呛得喉管麻疼,咳嗽喘不过气来。
  新上马的间苯二胺是一种工业染料。广泛应用于制造分散染料、活性染料、直接染料和水泥促凝剂。是一种国际公认的“三致”物质,可致人突变、致癌和致畸。
  主要原料硝基苯属于剧毒产品,女人长时间接触会导致不孕不育,车间工人是清一色的“和尚”。男工长时间接触,肝脏会受到损害,车间工人80%有过中毒史,20%患上肝炎。我们第一批十八人中有陶春国、张扣成、项文清、梁登科四人患上肝炎,占比22%。
  生产车间没有真空投料设备,使用的硫酸、硝酸、盐酸、硝基苯,全部依靠工人用竹杠一坛一坛地抬上三楼车间。楼道既陡又窄,一人在上,一人在下,发生酸坛底部与台阶磕碰,下面的人必定是灭顶之灾!
  一天晚上,从塑料厂调去的保顺与别人抬着一坛硫酸,一上一下攀登在狭窄的楼梯道上,一不小心坛底磕碰到台阶,“哗啦”一声,硫酸坛破裂。在下面的保顺大难降临,硫酸蹦到身上、溅到脸上、手上,保顺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听到惨叫声,我扭头看见昏暗的灯光下,保顺拼命奔跑跳入厂区的臭水沟。尽管合理紧急自救,身上衣服已经被硫酸烧得拖一块挂一块,身体、脸部、手部被硫酸严重灼伤。长期治疗后,身体疤痕用衣服遮挡,灼伤的脸部毁容瘆人,食指僵硬不能弯曲,保持三八式盒子枪造型,造成终身残疾。当年他才十八岁,人生的路还很遥远,人人扼腕叹息!
  在不惜以伤害工人身体、生命为代价,靠人蛮干的土法上马的生产环境中,到处是“地雷”阵,灾难随时会降临,让人防不胜防。上班如同上战场,身体生命朝不保夕,人人自危。有人给间苯二胺车间起名“太平间”。

  事故和中毒造成人员缺少,我被调去顶班。好心人为我捏了一把汗,俞师傅夫妇坚决阻止我去,去找领导说他的锻工间忙不过来,要我到他那里上班。
  那时强调“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我是血气方刚,满身英雄气概,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
  间苯二胺生产过程对温度、压力、时间的掌控要求非常苛刻。发生差错不但影响产品质量,还会造成安全事故。
  我和老工人值夜班。当班任务控制反应锅恒温150度,没有可怕的抬酸投料任务,算是侥幸。老工人出于好意,叫我到阳台上吹风乘凉,由他来控制反应锅温度。
  夜深人困,容易入睡,我趴在阳台栏杆上不知不觉眯着了。“不好了!快来!”突然一声尖叫把我惊醒,我慌忙进入车间,看见老工人正慌里慌张在使劲拧阀门。
  我问发生什么情况?他说原来温度表指针稳定在150度。想打个盹,把蒸汽阀门微微打开保持恒温。刚眯一会儿,睁开眼睛一看惊呆了,温度表指针一下窜至280多度,接近恒温要求的双倍,非常危险!现在已关掉蒸汽阀门,打开冷却水阀门降温,反应锅温度应该会很快往下降。
  睡意蒙胧的我顿时清醒,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温度表,盼着指针往下降。事与愿违,指针不但没降还在缓缓地一点一点往上爬。老工人慌了神,突然冒出一句“温度上升到300度反应锅就会爆炸!”温度在上升,反应锅要爆炸,他的话意味着死神在向我们一步步逼近。
  老工人哭丧着脸对我说:“都怪我一时大意,如果我走拉倒了,我家上有老,下有小今后怎么办?而且还连累到你,你还小啊!我是罪人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哇哇”大哭起来。
  我刚入车间不懂工艺流程。老工人一筹莫展的绝望表现像瘟疫迅速扩散,紧张恐怖的氛围在车间蔓延,我被传染得惊慌失措,瞬间跌入绝望的深渊。
  面临生死悠关的紧要关头,坚守岗位与车间共存亡是我的信念,也是我们那代人不容置疑的必然选择。那年我的工资已调整到17.83元,每月营养费补贴2.50元,合计20.33元,外加半斤营养油。刚熬出的好日子很快就要断头,叹息人生苦短!
  死!我无所谓,人固有一死。我是属于因公而死,死得光荣;证明我是临危不惧坚守岗位的好职工;证明我是工作认真尽心尽责的好青年;证明我是追求进步奋斗终生的好公民!
  我要立遗嘱:请组织上看在我生前的表现,让妹妹顶替我的工作,让辛苦一辈子的母亲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我死而无憾!双手合掌祈祷“拜托!”“拜托!”
  山河呜咽,灯光黯淡,死神逼近,我紧闭双眼。等待着那“轰隆”爆炸的一瞬间!想象着反应锅炸开了,车间大楼炸塌了,人被炸飞了,血肉模糊,肢体四散,灵魂上了西天……
  说来奇怪,刚才还在一点一点上升的指针,在接近300点的时刻停顿一会儿开始往下走了,我和老工人都松了一口气,两人相拥欢呼:“好人不该命绝!感谢苍天大恩大德!”
  化险为夷,我冷静思考。老工人关掉蒸汽,放进冷却水,理论上讲,反应锅温度应该立刻下降。但实际上蒸汽和冷却水放在反应锅夹套里,制热制冷从夹套向反应锅中间传送有一个反应消化过程,而反应锅中的材料温度在上升期又存在一个惯性作用。因此,在放进冷却水后,温度显示还在上升,要经过对撞缓冲后才会下降,略动动脑筋就会明白其中原理。
  老工人没有什么文化,死搬教条干死活。我是没有接受过培训的新手,被老工人不当举止吓得精神崩溃,虚惊一场。入职间苯二胺车间,迎接我的是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生死考验。
  万丈高台,始于垒土。如今家乡工业蓬勃发展,其发展史,是一部从蛮干起步到不断规范的血泪史,是一部几代人艰苦创业的奋斗史,是一部奉献奋斗创造幸福生活的验证史!
  购书签名:15301441856
  工人文化宫新潮书店有售
  五洲国际北新潮书店有售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欢迎转发
  品味人生,下节更精彩!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相关频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