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 宝应文学 查看内容

那河、那树、那桥,曾经的玩伴

2019-6-21 10:51| 热度:764 ℃ |作者:风吹麦浪|来源:晚安宝应|我要投稿

记忆里的我是在水里泡大的。小时候看到别人在门前的河里洗澡,心里就痒痒的,早忘了母亲的叮嘱。将裤衩朝树丫上一别,就溜下了河。一个暑假,从早洗到晚,也不知被我母亲打过多少回,还是心心念念的钻到水里去。大了点的时候就喜欢跳水。 ...

  01

  记忆里的我是在水里泡大的。

  小时候看到别人在门前的河里洗澡,心里就痒痒的,早忘了母亲的叮嘱。将裤衩朝树丫上一别,就溜下了河。一个暑假,从早洗到晚,也不知被我母亲打过多少回,还是心心念念的钻到水里去。

  大了点的时候就喜欢跳水。从船上往水里跳,从树上往水里跳,从桥上往水里跳,越跳越高,一直跳到我家西边航运的大河里。

  02

  这条河上的桥很高,水面有点宽。不仅走小吨位的机动拖驳船、客轮,还行桅杆帆船。客轮一般上、下午各一趟,一来一往在码头上、下客。跳桥玩累了,就游到客轮码头边看热闹。客轮靠岸后,船上的人总喜欢用汽水、梨子等物和岸上的人换鱼、虾、蟹,有时还给点钱。

  有一天,我们几个“水猴子”一合计,带着蟹钩、网兜,从门前的河里一路向西摸蟹。蟹有个特点,今天在这窝里抓了,明天还会有蟹来,有的还有虾或鱼藏在里面。天天下河,什么位置有蟹窝,不用脚趟都知道。一个猛子扎下,用钩轻轻一触,蟹很快就爬到洞口,一抓一个准。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几个人便抓了一大网兜,足有七、八斤重。

  早早地坐在码头边等客轮过来。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汽笛长鸣,看到轮船从河湾那边转过来了。几个人不约而同站起来兴奋地叫着,七手八脚地用树棍穿起网兜,抬着蟹准备上船。

  只有两三个下客。我们怕船开走了,便迫不及待地跳了上去,主动向船上人喊道:“要蟹不?”突然,一个大胖子从舱里冒了半截出来,炸雷一声:“小屁孩子,谁让你们上来的?滚!”

  03

  我们吓得连连后退,不巧网兜却被船上的锚给死死勾住了,使劲一拽,撕开了一个口子。蟹从网兜里纷纷掉到了船上,落荒而逃。我们慌了阵脚,几个人手忙脚乱地追着满地逃跑的蟹。可是网兜坏了,抓着的蟹也没有东西盛,最后大家只得捏着撕破的网口,半提着网兜里仅剩的几只蟹,面面相觑。

  胖子和他们的人看到船上到处乱爬的蟹,也不顾我们了,高兴地喊叫着四处追逐。这时又有人拿了个桶过来,眼看着跑掉的蟹被他们抓了半桶,我们没奈何。

  正转身上岸。胖子在后面喝道:“小屁孩,几只蟹还带走?”

  这一惊一乍,把我们几个愣头青吓懵了。大家相互看了看,没说话。胖子睥睨了一眼说:“给你们两毛钱买汽水,手上蟹给我。”不容分说一把夺过网兜,然后又抢去我们手上的蟹,“嘿嘿”地笑着从一个拿着票箱的人手里接过一张毛票,搓了一下扔到码头上,挥着手咆哮着:“滚、滚、滚,开船、开船。”

  我们屁滚尿流地被撵上了岸。又一声汽笛,船驶离了码头,卷起的巨大浪花,重重地砸在码头上,那声响极像胖子的吼声。

  04

  大家垂头丧气,谁也没有兴致。突然,有人提议到我们要整整死胖子。

  过了两天,我们换了个带回须的竹篓盛蟹。船来了,这回我们没有上船。等胖子出来后,我们齐声喊道:“大胖子,蟹要吗?”胖子一看还是我们几个人,哈哈笑道:“又是你们几个小屁孩。”

  我们指指竹篓说道:“满满一篓子,全部一块钱,要吗?”

  “五毛。”胖子说着朝我们招招手,示意我们到船上。“一块,少一分———不———卖。”我们坐着没动,故意拖长尾音。

  胖子这时腆着肚子,费劲地走到船头,嘴里叼着的烟也未取下,招着手催促道:“过来、过来,快、快、快。”

  我们抬着篓子,显得很沉,两个人很吃力地抬高才搁上船头,人还站在码头上。胖子伸手就揭开篓子回须,看到真的是满满一篓子蟹,笑眯眯地站起来说:“八毛。”

  我们拽着篓子坚持道:“一块,少一分不卖。”胖子不耐烦了,“你们个小屁孩,还学会还价了?”嘴里骂骂咧咧的。然后向后面招了招手嚷道:“拿钱过来,一块。”转过头来对我们命令道:“篓子留下。”

  我们拿到钱,一步三跳地跨到马路上。等船驶离了码头,大家齐声喊道:“大胖子,看看吧。”然后追着船挥着手,奔跑着、喊着。看到他们慌慌忙忙地从后面拿了个桶过来,把竹篓里的蟹倒进去。忽然,几条水蛇窜了出来,在船上乱游。大胖子和他们的人吓得哇哇直叫,你推我、我推你,乱作一团,我们则在岸上高兴地搂抱着跳起来。

  05

  这个恶作剧让大家痛痛快快地出了口气,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到轮船上换东西了。

  不过暑假还没结束,下水依然是常态。没有行船的时候,在大河里还时不时冒险跳一下高桥。今天在手臂上、肚子上、腿上,都能找到那个时代留下的痕迹。

  年少总有轻狂,人生才会有趣。剪一段时光留作回忆,裁一节往事做成印记。好多年不曾回去了,陪伴我长大的那河、那树、那桥,是否像我一样被刻上了岁月的年轮,老了?

  原创/风吹麦浪

  编审/黄河

  主编/阿紫

  责编/念一

  视觉/空青

  本文系晚安宝应(ID:waby2019)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本文发布于宝应生活网,本文链接: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出处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