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宝应文化 宝应美食 查看内容

也谈宝应黑菜

2020-1-20 17:12| 热度:1628 ℃ |作者:庆元|来源:运河儿女|我要投稿

近日,又连续看了几篇关于宝应黑菜的文章。我被那些对宝应黑菜优美的描述和对家乡热爱之情结所感。虽有留言,尚不过瘾。似有必要赘述凑个热闹。诚然,一棵小小的不起眼的黑菜,还蕴藏着如许佳话。委实,它是日常蔬菜的当头菜。俗语:青菜 ...


供图:凤羽绣坊

  也谈宝应黑菜

  文/庆元

  近日,又连续看了几篇关于宝应黑菜的文章。

  我被那些对宝应黑菜优美的描述和对家乡热爱之情结所感。虽有留言,尚不过瘾。似有必要赘述凑个热闹。

  诚然,一棵小小的不起眼的黑菜,还蕴藏着如许佳话。委实,它是日常蔬菜的当头菜。俗语:青菜豆腐保平安。个中寓意颇深,哲理亦奥,很值慢慢思之。

  我喜食淮扬菜,尤极推崇维扬小青子(又称大头青)。且不说入口绵软厚实油滑之感,你看它:肥肥胖胖、矮矮壮壮、油油亮亮、翠绿晶莹欲滴的形态,不引起你垂涎才怪呢?

  扬州小青子烧汤,几片绿玉飘浮,几小方羊脂(豆腐)匹配;绿菜垫底红烧狮子头铺上;整青棵沉底虎皮肉蓋交;大开洋炒青菜……终不负绿扬美食城美名。

  六十年代,踏入宝应城。市场上尽管到处有野鸡野鸭,魚虾蟹鳖,然而还是各类蔬菜唱主角。咦,这是什么菜?青青玉梗,墨绿菜叶,高不盈三寸。询问卖主,曰:”黑菜。”也不黑啊。顾名思意,漆黑如墨方为之黑,观其通体,只不过绿中带黑而已,我觉称深墨绿较为妥贴。不去咬文嚼字了,黑菜就黑菜吧。

  在那个年代,人们一因收入不丰,二因外销无门,自产自销为主。市场上别说荤腥极便宜,就连蔬菜也价贱咋舌,一斤黑菜也就三、五分钱吧。

  试看买一斤回去连炒带烧汤,孰料,清香伴着一股烟气扑面而来。不知不觉间一碗白米饭就着青亮的黑菜进口入肚,齿间好一个清爽了得。

  据老百姓讲,宝应黑菜仅有宝应能长且十分正宗。这就奇了怪了,姑且不扯全国,单说扬州地区也就这么大,扬州江都不产也就罢了,毗邻高邮、兴化、淮安能距离几里?怎么就长不了哩?经多方了解,确也如此。正如茅台酒就要出在贵州茅台镇,洋河大曲就要产於泗阳洋河镇一样。真乃风水一方,生命植根故土难移啊。

  黑菜的种植条件並不高,塘边渠边,圩埂路旁皆可生存。只要冬至前不遇冻害,冬后无惧霜打雪冻,只会带来更加鲜香。但到来年春暖花开,它便失去了往日之恩宠。

  黑菜的品种似乎不多,也就稀为贵了。据我所了解,仅有矮脚黑,趴地虎,老武松(音)。有人说趴地虎更为上乘,我倒觉姿态各异而味美雷同。

  我喜素食,当然离不开黑菜。无奈,烹饪技术瘪脚,仅会干炒或烧汤,偶作黑菜烧肉。老宝应人的吃法就多了去了,变作花样做美食:

  什么黑菜烧肉、黑菜烧河蚌、黑菜烧鱼圆、黑菜辣椒烧牛肉、黑菜狗肉、黑菜香菇木耳、黑草大虾米、黑菜卜页豆腐、黑菜头配杂烩……

  更有甚者,前日见街头竟有篾串黑菜烤着吃。黑菜的吃法五花八门,已发揮到极致的程度。

  我吃黑菜还有一段趣事。宿舍隔壁同事老王好酒,但馋酒不多,常喜小咪咪。某日中午,又闻其香飘窗外。可能一人喝酒无兴致,也可能叫我尝新。只一声高呼:“小孙,快过来陪我弄二杯!”我哪是喝酒的料,平素见酒躲着走,熟人戏称吾“五不好君子”。盛情难却,进得屋内,只见小学桌上放着一大海碗热气腾腾的黑菜烧瘦肉,正散发着异香。老王拉我对坐,满上一盅酒,其实是摆摆样子。不由分说,

  夹一块烫嘴的瘦肉直往我口边送,吃入口中有异乎寻常的腊香味,噎下肚后,他方告我:这是咸狗肉烧黑菜,暖胃,味道不错吧?我极不喜吃狗肉,但为时已晚。想起曾经某次在泰县开会,被哄吃蛇肉的滋味欲吐不能。这次却欲吐还噎。赶紧扠了几块黑菜,呡了一口老酒。心境平复后,反倒觉惬意得很,为首尝黑菜烧狗肉之壮举而欣欣然。立呼小儿女至,一人一块,小嘴只顾添唇。而老王一声:“这是吃X的狗肉”。吓得二小孩哇哇大哭,我连忙哄宝宝:“这条狗是不吃X的,是老王喂肉长大的”方破涕为笑,吵着再要一块。可惜现在已吃不到纯真小草狗肉烧黑菜,只能留下那次美食的回忆了。

  每年到春节前,我也和宝应人一样,总爱寄上远在他乡的老表弟一袋黑桃烏。虽不值钱,却也是地方特产,应时蔬菜,也代表我的一片心。电话中传来:“谢谢大表哥的黑菜,一家三代都喜欢”,並再三嘱我,明年还要。

  不知怎么搞的?宝应的黑菜什么时候也蒙上一层黯然之色。好象全国闻名的扬州酱菜,价格上扬而口碑日減。曾几何时,二个酱油小萝卜头就能吃碗饭,半条小乳黄瓜就能吃一大碗粥的荣光不再了,有的是虚名而已。

  现在大多数黑菜,没有过去的鲜香绵烂,个头高,身骨硬。所谓数九寒天黑菜赛羊肉之说哪去了?虽经几遭严霜仍疯长不停。吃在嘴里横竖不听话。打听一菜农,各执一词一理,总搪塞人:“我家的菜,你回去吃,包你鍋透就烂。他们卖的菜上的化肥农药烧不烂””我家的菜种纯,他家的菜种搞杂了“”我家菜是栽棵的,他家菜是懒撒的“。不一而足!说得对,也不全对。现在需大於供加之利益驱使,不想点办法怎么能行呢?往大里说,过去我们吃米,一鍋粥揭开蓋,香喷喷色如红豆粥,不吃小菜也能喝上二大碗。现在如果亩产三、四百斤好吃稻,十三亿人何以生存。幸有袁隆平院士近二千斤稻谷济世,否则将何以堪?

  求求少数菜农朋友们:你们应多想想好法子,多为城市人民考虑考虑。别再提着沟里泡过的水淋淋的蔬菜上市了,别只给自家吃的一小块地施有机肥而不顾他人烂施化肥农药高产创收了。

  今年末,老天眷顾,天气特别好。时至四九天並无冰冻落雪之忧。肉虽涨价,菜未搭车。满街黑菜大贱卖,虽五毛一斤也无什人问津,可怜的菜农,又要吃亏了。殊不知,往昔奇货可居,近二元一斤的菜小姐风光不再了。唏嘘。

  贵也好贱也罢,常年青菜不能少。明日,我还要去菜场购几斤黑菜蒸包子,寄几斤黑菜给亲戚,再买几斤好黑菜存放过大年。

  顺致菜农朋友们——

  宝应黑菜独一枝,

  大江南北美名扬。

  菜好更需精心护,

  免作他人饭后嗔。

  本文系运河儿女(ID:yunhernv)出品,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

    ☆ 宝应生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站稿件来源未注明或注明为“宝应生活网”“网友投稿”及“本站”的所有文字及图片,版权均属于本站与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站获得相关授权,非商业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者、来源链接”,谢谢合作。

    2、本站转载自其他媒体的文字及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站官方声音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在本站发布,或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屏蔽处理。

    3、欢迎您通过我们的官方QQ1160085805、邮件1@ibaoyin.com或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宝应生活网”、微博@宝应生活网,与我们就相关合作事宜、意见反馈,以及文章版权声明或侵删进行交流。[投稿邮箱/tougao@ibaoyin.com[本文编辑/信息员 

     我要分享:
下一篇:宝应的核桃乌上一篇:家乡的黑菜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