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宝应文学
订阅

宝应文学

  • 梦幻青春 纪念工作五十年
  • 2020-5-6 16:06
  • 人们熟知文`革时期有过五.七干校、五.七学校。宝应曾有过五.七工厂的历史随着岁月流逝已被忘却。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忘却!1970年5月,县城里一群十七、八岁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响应政府“到农村去”的号召。满怀青春的梦想和对美好 ...
  • 爱我家乡小竹楼
  • 2020-5-5 17:23
  • 大山深处有一叶轻舟 那是我家乡的小竹楼 那是我童年的记忆 那是我们壮乡的情柔 背靠杆栏沐浴着清晨阳光 挑起篱笆欣赏高挂夜空的明月 微风吹送到枕头边 轻轻拍打我着的小脸 月光来到我床前 陪我书写一百年前的思念 溪水悠悠 泉水叮咚 是催 ...
  • 七律 · 庚子立夏
  • 2020-5-5 17:21
  • 七律 · 庚子立夏 文/沈德荣 一霎云来一霎晴,空中渐起震雷声。红消香断春将歇,树暗丛深草乱横。野陌花前人渐少,新池月下水犹清。疏篱寂寞邀无客,闲把樱桃醉玉觥。来源:宝应生活网七律 · 庚子立夏 文/沈德荣 一霎云来一霎晴,空中渐 ...
  • 宝应大美,大美宝应!
  • 2020-5-5 10:31
  • 宝应很美,凡到过宝应的人,无不被她天赐水乡的独特美所征服和陶醉。宝应的美,是湖光水色的美。 县域以西紧邻古朴沧桑且富生机的京杭大运河;境内水域宽广、河湖相连。水的滋润,孕育了唯美富饶的水乡物产:地长稻麦豆谷、树结桃梨果枣 ...
  • 城南,城南!
  • 2020-5-4 17:00
  • 我听见有人唱关于城南的歌 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一段生活 老房子都拆了可还是叫城南 那些酸那些甜还珍藏在心间 奶奶淡淡地笑着坐在老屋窗口 房东家的猫悄悄绕过那条黄狗 父亲的车把上挂着豆腐和青菜 周末与假期偶尔把鱼肉买回来 城南的人说纱 ...
  • “疫”考下 我们一直在
  • 2020-5-3 16:56
  • “疫”考下 我们一直在 凡人义举、抒人间大爱 为了战“疫”,你我放弃团聚 为了严防死守,没有人避开 大疫之下,我们一直在 在众志成城的防疫中,每个人都是重要一环 真真切切的,你是宣传员,他是消毒手,我们是清 ...
  • 致敬母亲
  • 2020-5-1 17:08
  • 致敬母亲母亲的歌是麦苗抽穗的声响母亲的发辫被风吹成生长的模样母亲的身腰呀要把沉甸甸的季节抬扛不该呀我忘记了母亲的歌当母亲枕着蛙鸣睡着了我只看见——母亲的发辫仍在不停地生长多少年后啊今天我才懂得哭了我要把整个五月献给我的母 ...
  • 我的电大学习时光
  • 2020-4-29 16:27
  • 纪念世界读书日,我发表了《圆梦之旅》的文章,读者反响强烈。现将《圆梦之旅》的续篇《我的电大学习时光》发表与大家分享。85年秋天,我带着圆梦的喜悦,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跨入了扬州广播电视大学宝应分校的大门,如饥似渴地汲吮着 ...
  • 罗艺的无私
  • 2020-4-29 14:56
  • 罗艺原是北周名将,后败于靠山王杨林而降隋,封靖边侯,掌管冀州之地。是时,秦叔宝由于在潞州客栈误杀官差吴广,被蔡知府抓获,押入大牢。杀人罪大,叔宝自身本是官差,又随身携带赃银,知法犯法,理应判死罪。二贤庄庄主单雄信得知叔宝 ...
  • 卖菜的门子
  • 2020-4-29 09:40
  • 年轻时,门子结识了不少酒肉朋友。现在,这些人当中,有的开了饭店,有的承包了食堂。他便每天天不亮,开着小卡车往他们那里送菜。他送的菜,品种齐全,新鲜整洁,很受欢迎。门子与他们一个月结一次账,收入可观,比他卖门市还多。门子也 ...
  • 致敬最美逆行者
  • 2020-4-28 16:10
  • 一群身着白大褂的人 在白雪覆盖的大地上 逆行 成了史上最美的人 他们是父母 因为他们膝下有儿女 他们是儿女 因为他们上有父母 当疫情肆虐 理应寻找最佳庇护的时候 是你们 为了身后千万人的安危毅然逆流而上 就在这个中国人历来重视的春 ...
  • 郝老,人生如笔
  • 2020-4-28 09:59
  • 人间最美不过四月天。眼看着,这个多情的四月就要去了,我的心情也随之沉重起来。随着疫情日渐好转,郝老的疾病加重在周边也就成了沉重的话题。疫与疾同样的发人反省。提起郝老郝名玲,在曹甸这是绕不开的话题。他的人生如笔,在各个阶段 ...
  • 杨柳礼赞
  • 2020-4-27 15:46
  • 杨柳是古老的树种。最早记载人们对杨柳喜爱的是《诗经》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中的杨柳是温暖,是亲情,是美好,是幸福。后代文人多有对杨柳的描绘和赞美,最感人的当是贺知章的“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 ...
  • 宝应水门桥的烙印
  • 2020-4-26 15:36
  • 水门桥,苍老且旧,东西南北的瓦屋低矮残颓,苔痕斑驳的墙壁,狭窄幽深的巷陌 ...... 在风影流光里,说着它的历史。水门桥又名枕流桥,位于县府东北角,北水关(池闸)注水由东向南折湾处。 原为小砖桥,现为水泥平板桥。 水门桥下宋泾河 ...
  • 我们村的老大妈
  • 2020-4-26 09:59
  • 千年的古射阳,里下河的明水乡,河网密布,碧波荡漾,大溪河的悠扬,安沙河的绵长,三横河姜林河叮咚作响,条条河流就好似道道锦缎,更象根根琴弦,我们冲林小村庄,就是道道锦缎上的一朵花,根根琴弦上的一首歌。摇晃在大庄小舍上,棵棵 ...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