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宝应生活网 首页 文学艺术宝应文学
订阅

宝应文学

  • 一粥一饭看家风
  • 2020-9-9 17:46
  • 几天前,我们一家人聚餐快结束时,我见小外孙碗里有剩饭,便端过来吃了。家人对此见怪不怪。平时,我不浪费粮食是家里公认的。这得益于儿时母亲对我的言传身教。50年前,我还是小孩,虽懵懂无知,可对母亲用餐时舔碗 ...
  • 七律·次韵杜甫《秋兴八首》
  • 2020-9-7 17:30
  • 七律·次韵杜甫《秋兴八首》1-4 文/沈德荣 一 踏雾牵藜出柳林,晨风濯濯气清森。穿花百鸟争朝露,隔岸群鸡入竹阴。野菊芳菲闲客梦,澄空澹荡故人心。回眸更看灵溪畔,点点轻鸥立玉砧。二 信步桥亭望月斜,扶栏纵意沐 ...
  • 运河故乡·宝应
  • 2020-9-5 17:59
  • 真如献宝得皇恩,年号为名县贵尊。东荡莲荷香沁腑,西湖闸蟹味勾魂。干渠静密连江海,公路纵横达镇村。一曲淮腔情已醉,欣看翰墨满家园。我的老家宝应县,位于淮安和扬州之间,隶属扬州市。秦时建县,曾名安宜,距今 ...
  • 虎头鲨
  • 2020-9-5 17:25
  • 高宝兴一带有一种野生小鱼,长得黑不溜秋、张牙舞爪。样子不好看,而且有点凶恶。这种野生小鱼大号颇多,杭州人叫土步鱼,苏州人叫塘鳢鱼,金陵人叫虎头蛇。里下河人则是拿来主义,只将“虎头蛇”换了一个字,或叫“ ...
  • 老夏的后顾之忧
  • 2020-9-3 09:44
  • 2016年,我在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原实习单位留用,算是有了一份工作。两年的打拼与奔波,感到都市生活苟且而无奈。2018年春节,家乡宝应在招聘村级后备干部,思量再三,最终转换角色,成了一名村官。为了早日熟悉 ...
  • 荷叶赞
  • 2020-9-2 16:48
  • 我爱家乡高雅美丽的荷花,更爱家乡普普通通的荷叶,因为它沉实、厚重,品格高尚,一身正气,默默无闻地为人类奉献自己的一生。荷叶的一生战胜了许多艰难险阻,经受了各种严峻的考验。在它刚出世的时候,就遭到了春寒 ...
  • 难忘露天电影
  • 2020-8-28 14:13
  • 如今,看3D电影成了年轻人娱乐生活的时尚,也成了交友的一种方式。于是,关于过去的露天电影便又一幕幕地浮现在脑海里,就像过电影一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人把看电影当成一件很稀奇的事。尤其是老家的乡亲们 ...
  • 老钱
  • 2020-8-26 15:31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王营西街(子婴河乡耿庄村向阳组)有家小店。站小店的姓钱,他那时四十几岁,三料个子,身体瘦弱,脸皮白而血色不足,大眼睛却炯炯有神,人们喊他“老钱”。老钱做事认真。称一斤盐,少一点,他得 ...
  • 雨中看荷
  • 2020-8-25 14:39
  • 前几天去拍宝应的荷园荷花,听人说那里有大棚,棚中有上百种不同品种的荷花。可是到了一看,棚里的荷花还没有搞好,而外面还下着小雨。那就只能在十足拍摄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于是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擎着我的“ ...
  • 钓龙虾
  • 2020-8-24 17:27
  • 每逢假日,我就会来到小沟、小河边钓龙虾。我事先准备好几只小竹竿,在竹竿上扣了一根长线,线的另一端拴上了一只剥了皮的癞蛤蟆,这就成了钓龙虾的钩。把钩放在水中不多时,龙虾们便会赶来,以为是谁给他们送来美餐 ...
  • 七律·有感于时下释道乱象(入群格)
  • 2020-8-24 09:39
  • 七律 有感于时下释道乱象(入群格)文/沈德荣 时年释道乱难真,野寺丹房起俗尘。万世遗规惟作幻,千重戒律俱无存。僧徒未了名和利,羽客偏能妄与嗔。可叹人间清净地,邪流滚滚入青云 ...七律 有感于时下释道乱象(入 ...
  • 吾乡东荡
  • 2020-8-24 08:41
  • 西湖东荡,十分形象地概括了宝应地理风貌的东西差异。西湖自不是杭州的西湖,却也不逊西湖,湖面宽广,波光粼粼,两岸树木郁郁葱葱,风光旖旎。而东荡对我而言就更熟悉了,我的家乡射阳湖镇就在东荡,我生于斯长于斯 ...
  • 射阳荷园行
  • 2020-8-20 17:16
  • 一 在射阳,一把天空的伞打开 遮不住,银针疾驰 七月第一道防线失守 别怕,此处有荷 二 一荷俏然 万荷齐发 那么多伞倒立,压低水面 纯正的绿,生长澄澈的眼 三 一直很安静 像个孩子,伏着船帮 从你的家乡路过 流水是 ...
  • 村头的小卖部
  • 2020-8-20 16:38
  • 孩提时代,村头有间很不起眼的小卖部,店不大,门口的墙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了“小卖部”三个字,这就是招牌了。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天刚蒙蒙亮小卖部必定准时开门迎客,直到夜深人静所有人家都歇息了才关灯 ...
  • 游泳
  • 2020-8-14 16:46
  • 生活在里下河水乡,不会在自然的水域里扑啦几下子,显然是件说不过去的事。必须学会游泳,似乎是乡下人生活的自然法则。我妈可不这么想。到我心心念念地想着在炎热的夏日里,随伙伴去河里玩一把,以凉快一下身体、放 ...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热门搜索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成长历程
联系我们
网友中心
投稿专区
赞助我们
免责声明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宝应搜索
极速云搜索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